有社现博客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非主流 - 非主流意境 - 正文

系列访谈之国土空间规划:硬核医生张文宏谈后疫情时代城乡规划变革正文

类别:非主流意境 | 点击: | 日期:2020-06-16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整个社会经历了“突然暂停”和“缓慢重启”的艰难过程,城乡规划领域也在转型构建中直面着这一变革性的重大冲击。

  后疫情代的城乡规划发展工作任重而道远,十几位来自社会各领域的权威专家现身说法,为新期迈向健康、文明、生态、智慧的城市发展进言献策。

  中国城市规划协会联合复旦大学空间规划研究中心、《城乡规划》杂志社、复旦规划建筑设计研究院、上海空间规划设计研究院共同组织了题为“后疫情时代城乡规划变革”的线上公益访谈

  城市发展和城乡规划需要服务于人民,新时期在面临多学科、智慧型、生态化、以人为本等多需求的复杂局面下,如何更好的为广大人们群众提供更健康、更快乐、更平等、更和谐的生活环境,是历史、当下、未来对规划行业提出的重要要求。

  此次访谈邀请了卫生、规划、地理、经济、社会、文化、治理、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十几位专家,为公众深度解读后疫情时代城市发展和城乡规划面临的重大变革。

  访谈嘉宾包括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复旦大学资深教授葛剑雄、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朱介鸣等多名专家学者,话题将深度聚焦“建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规划应对体系”,“建设具有抵御力的韧性城市”等核心议题。

  首期特邀专家:张文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

  采访正文

  提 问:您作为传染病学的专家,一直奋战在抗击疫情的一线,此次上海在抗击疫情过程当中,有哪些经验和特色?有哪些行之有效的措施可以进一步推广?

  张文宏:您刚才提到“后疫情时代”,实际上现在说进入后疫情时代还为时过早。

  我们比较乐观地讲,现在应该是处于一个疫情中时代。只不过世界上不同的国家、地区所处的疫情时间点可能略有不同。有些地方会跑得快一点,有些地方跑得慢一点。

  疫情也是如此,疫情在全球的扩展、蔓延,事实上也有不同的时间点,它会出现不同的疫区中心。这个爆发的中心现在正慢慢地形成一种全球的、多点爆发的态势。

  中国的这次疫情因为初期介入较早,整体上政府的控制力度比较大,民众配合也比较好,所以在全球疫情的控制过程中,中国疫情结束得比较早。从目前整体情况来看,国内的大多数地区已经几个星期没有本土病例,所以你才会提到疫情后时代。

  但是,目前世界所处的疫情时间点,其实也不属于一个平常的时代,平常的时代我们称为Normal Life,即正常的生活。事实上,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的生活,我们才认为是正常的生活。

  现在全世界都是封闭的,如果再这样封闭下去的话,全球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现在一个比较复杂的情况是,全球后期的疫情发展,各个国家会不会逐渐地走向趋同,目前对这件事情没有定论。所以,我们后面还面临比较大的挑战。

  而在前期,中国在这次疫情中整体上是控制得非常好的。甚至于因为控制得太好了,所以在国际上还产生了很多不信任的声音。

  有人会质疑,你这个疫情控制得这么好,是真的还是假的?实际上,传染病是一个最不可能隐瞒的事情。

  今年的五一,在上海我又看到了人山人海的景象。当然,作为一个传染病学专家,我自己在人群可能出现聚集的时候,经常会呼吁大家还是要采取非常好的防护措施。如果不采取防护措施的话,人群聚集还是会产生一些风险。

  那么,上海能够出现人群小部分聚集的情况说明什么?说明前一阶段我们对整个上海市疫情的控制是相当有信心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在疫情控制得非常好的时候,我们是一步到位的,准备有计划地开始复工复产。

  我们看到美国在宣布20个州可能慢慢的要重新打开。但是,针对美国提出的重新打开, 民众也表达了很多相反的意见,因为怕出现疫情的进一步蔓延。

  中国的情况则不同,比如说,上海市宣布2月9日开始有计划地逐步复工。这一次的五一节、五五购物节等复工、复产、复市计划的开展,都是得益于前期疫情控制得非常好。

  所以,从经验上来讲,我们应该说,在集中的一个公共卫生事件中,“公共”二字是它的核心。公共卫生事件的整体控制、整体规划与协调是重中之重。

  这一次疫情,上海做到整体协调控制、民众积极配合,才得以达到如今的结果。

  你会发现,事实上一种疾病的传播,它是一个大的循环,病毒到一个地方,完成一个循环, 再传播到新的区域。

  如果我们现在要阻止疾病的不断扩展,则需要把所有的环节全部切断,在这其中涉及到什么呢?输入人群、周边交通、社区风险病人的管控;病人核酸检测及其密切接触者追踪;重症病人的集中救治。

  可以说,这就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对于全球性的大流行来说,在爆发的时期,在多长的时间、用多好的效果把它完全控制住,即对这个大系统工程能否采取一些非常有力地管控是防疫的关键。

  所以,很多人认为中国防疫取得成效在于中国采取了比较强制的措施,但事实并不如此。

  我们周边有一些国家的疫情控制跟中国较为接近,如韩国、日本。虽然他们花费的时间会更长一些。

  有人质疑武汉为什么采取封城?包括强制性地对疫情进行控制。事实上,这就体现到公共卫生事件的处理系统上,需要根据它的整个系统,做不同的系统设置。

  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武汉的封城和一系列的控制措施,以及拥有3000万人口的上海,如何在早期把这个系统工程的各个环节做好,它涉及到一个城市管理的能力,这项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认为,中国疫情防控的成功或者说上海这样一个超大型城市疫情防控的成功,事实上就是看这一系统性工程谁运作得好,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在于,这个系统性工程当中的每一个环节,是不是在整个系统运转当中能够配合得好。我认为这应该是防疫成功的一个核心要素。

  提 问:上海提出未来要建设全球公共卫生最安全城市,您认为哪些领域是建设重点?哪些短板方面弥补?

  张文宏:在这次疫情初步得到控制以后,5月5日我们开始重启复市。事实上在这之前,上海市开过一次公共卫生大会,你提到的这个口号,是在上海市的公共卫生大会上提出来的一个口号,即我们要建设一个全球一流的公共卫生安全城市。

  我们国家从总体上来讲,大家都是比较谦虚内敛的,以前我们在公共卫生上不大提这样的口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20 HHYYWZ.有社现博客 版权所有